下雨那天碰巧我去了金沙那里

 

他本人仿佛一幅细密画

 

这雨下得很应景

 

沉浸于他是件很自然的事情

 

时间也不由得温文尔雅

 

显示出娓娓道带来的节奏

 

我们好像并没有谈什么深奥的大道理

 

在他的画里面眼睛拔不出来

 

搞得我心猿意马情愿在雨中淋一回

 

诗人棉布与艺术家金沙的会面

 

20120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