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托梦给我

 

 

在雪山之徒,敞开了

 

存在之荒原

 

它让陈嘉映作为声波

 

游离在梦和意志之间

 

白天,它用俸正杰启示

 

美之辽阔

 

我倒是没想到他的朴素震动了夏天

 

一天到晚,仿佛一只蜜蜂

 

把造访当做了蜂箱

 

诗人棉布与俸正杰的会面

 

20120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