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伟 一个人

文:桑德罗·奥兰迪 (意大利)

我们每天生活在的情绪里,它往往使也我们感到不适和痛苦,我们于是无法面对现实,只有把我们的思绪拽回到过去或眺望未来。我们在过去这样的避难所里,带着一种遗失了幸福的精神,尝试着恢复一些令人欣慰的回忆。未来相同的生活,把我们带到那持续的焦虑,带到一个从未成真过的希望。提出这一点很重要,就是要“复苏”这个问题。通常我们所见并非真实,但我们却愿意相信。 活在当下意味着意识到生命的存活,这也是冥想中的基本修炼。

 

越南的一个著名哲学家 Tich Nhat Hanh 解释如何享受一杯好茶: 要充分享茶必须完全沉浸在当下。只有意识到你手中的杯子,你才能感受到茶的温暖带给你的愉悦。只有这样,你才能闻到到香气,感受到香甜,欣赏到美味。如果你咀嚼过去或担心未来的事情,那么你完全错过了享受一杯好茶的经验,茶也不会再有。过去就是过去,体味甜蜜,任它而去。继续你未来的计划,但不要担心浪费时间,因为不值得担心。当你已不再担心什么已发生了,当你已不再担心什么还将发生,那么你将沉浸在当下。然后你会开始感受到生活的喜悦。

 

朱伟经历了所有的这一切,过去帮助他成熟,军队生活让他了解到人性,他们的弱点,和他们的有限,以及诸如理想主义和军规强加在他们身上的纪律性。朱伟用一种超然的,几乎诚实无欺的笔触描绘他笔下的人物,看似无聊,缺乏感情,臣服于一个个不请自来的命运的选择。在他的字典里没有仇恨,只有无尽的沉着,加上微妙而冷静的讽刺。传统社会的价值观,与瞬息万变的当中国社会存在着冲突。融合当下社会转型下的这些价值观念,他在过去现在之间扮演了“共生”的角色。朱伟也磨练了自己的直觉,他说,追踪瞬息变化的社会规则,人性的弱点和政治的荒谬,权衡时间后顺利的绘画和成画册。他的画,干净简洁,深深植根于现实,他知道从哪里提取东西的存在,这丝毫也不夸张,因为这仅仅是一个变形的过程,让你自身掌握事物内部的纬度。他所做的这一切,最自然而然,你不会感觉在他的审判中有所谓的特定的责任,进一步而言,这是他唯一可做到的。

 

朱伟不希望他的作品被任何流派的艺术和当代绘画运动所描述,他的技法借鉴于一类被秦汉年间(公元四、五世纪)道教(影响的)艺术家所运用的技法。朱伟将基本面和技术面的知识融合到具有自我观念的水彩和水墨的颜色中,这也有助于维护他的本国的文化。朱伟的作品正是在细微和精致的描绘下,一个传统艺术语言和和社会政治理性的比照。朱伟既不创新,也不革命,他就在中国革命的运行中,改变了一切,恰恰在于他不使用革命。

我们知道,我们生活在匆忙中,一切都在运动变化,不仅妨碍了我们全然活在当下的能力同时也妨碍了面对周遭时的平静。朱伟带给我们的启示和马丁·海德格尔是一样的——与其说存在与时间在无休止的冲突,还不如说“现在”才是真理,它为时间存在自身提供了更大的清晰度和视野。艺术作品是来自由价值和意义组成的物质世界,那里所有的存在都是互相关联的,并且接受来自将人类提高到打破与现实关系的形而上学思想的批判。回到人的中心,回到他牧羊人的角色——作为向他人揭示真理的守护人。这是朱伟的目标——施加给自己的谦卑和对其他存在的极度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