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有灵(Spiritual Nature

——源自中意艺术双年展的意义

 

王春辰

 

自然诗学是一种心灵的哲学,它不仅在欧洲有着悠久的传统,在东方之中国也有着同样绵延的历史,传序至今。自然是多么神圣的一个名号,它超越所有的物质形态,它构成了独立的精神实体。当我们称呼它的时候,它立刻成了万物通灵的主宰,君临一切。

 

事实上,自然已经内化为我们的日常意识,无论我们以什么样的姿态或话语来谈论它,它都是一种高于人为行动的参照坐标,在人类的历史上,它被赋予了最多的功能、象征:物质、资源、生态、家园、神灵、最高存在者。一方面,它被人类哲学地思考着、尊崇着,成为神性的载体,另一方面,自然又被予取予夺,视为纯粹的物质对象,可以横征暴敛、肆意掠夺。对待自然的态度,正折射出人类的文明状态,尤其在今天我们更期盼一种对待自然的崇高博大情怀,敬自然为天德。

 

意大利的文艺复兴是人类历史上的一次伟大艺术时期,而中国在历史上也有着辉煌灿烂的艺术时期,都曾创造了叹为观止的艺术作品。中国和意大利的这些艺术作品都曾经印证着这两个古老文明国家对自然的认识和建树,使得它们光耀后世、万世敬仰。今天,人们依然充满了对自然的想象,并呼唤着新的情感和新的态度,其中不乏对人类的现代行为的种种反思。或者说,这是看待今天的诸多文化现象的一个大的背景,特别是我们来看中国的当下艺术的时候,这是不能忽视的一个参照系。

 

中国的现代社会是经历了各种变革与变型的社会,其语言形态、文化观念、艺术手法、社会行为等等与历史上的传统相比,都有了很大的不同,但是又有可识别的内在精神。当代的中国人有了更加强烈的冲动,有了更多的解读世界的欲望,但是在他们的意识深处依然扎根着中国文化的烙印,这就是那种对自然的珍爱、对自然的亲近,以及他们在遭遇外力冲击后的那种韧劲和坚决回应的意志。中国变了,看当下的艺术就显示了这一点,近一百多年的历史让中国艺术强烈地思索自身、反思自我、再造世界的存在。宁静致远,曾经是一种理想和状态,是看山是山的达观;而今天是看山不是山,为询问自我存在的意义而踽踽行走。在跨过20世纪门槛来到21世纪后,中国似乎是一个全新的国度,高楼大厦峰起、高速公路遍布,而另一方面,人们又不得不对它的文化历史、文化渊源、文化命脉以及文化未来重新提出问题。而今天的中国艺术即可以看做是这样的一种形象隐喻和图像学思考,它们都大大地丰富了中国的以往艺术面貌,也大大地改变了人们的艺术思维观念,但有一点肯定,今天的中国艺术依然敬畏自然、尊崇天地之间。

 

本次中意双年展能够顺利举办,将标志着两个欧亚国家携手进行新的视觉对话,互为审视艺术在今天的新意义,在缩短地理距离的同时,拉近我们思考世界的共同点,以艺术的名义,对世界言说,向自然告白。在宇宙宏景越来越明晰的今天,艺术当要显示出为人类悲悯与负重的状态,当要坦露世界的无奈与纠弊,当要超越人性的狭隘与私欲。这也是自然之精神的显现,是艺术要求于人类真实面对自我的必然。

 

中意米兰双年展必将在超验与沉思的过程中走向艺术的交融、理解的互通和情感的互动。

 

再祝展览成功并持续发展。

 

201286日 北京